无论在会议室、国会议事厅还是家庭的厨房里,公正意味着“必须以能够维系团队完整的方式来化解冲突”,这恰恰是被当今的我们严重忽视的。

社会精英与芸芸众生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由此引发的动荡正以各种公开的形式表现出来,“占领华尔街”便是最突出的例子。在这样的情势下,保罗·伍德拉夫的新书《大埃阿斯的困境:公平、公正和奖励》面世了。通过对古老希腊神话的探究,作者论述了一个紧迫的问题:领导者怎样给表现突出的个人以奖励,同时又不伤害到更大的群体?

供职于得克萨斯州立大学哲学系的伍德拉夫,用希腊将领大埃阿斯和奥德修斯相争的故事,向我们展示了缺乏公平可能引起的危机。故事始于大英雄阿喀琉斯在特洛伊城下中箭身亡那一天,他的盔甲将被奖励给远征军里最有价值的将领,竞争就这样在两位候选人间展开了。

大埃阿斯是一位彪悍而忠诚的战士,打仗非常拼命,他相信自己的牺牲完全换得来阿喀琉斯的盔甲。奥德修斯则擅长创新,口才卓绝,爱耍计谋,他的价值是随着个人好恶而波动的;另一方面,他的确是个战略家,在思想上往往超越他人一步,因此也有获得盔甲的理由。

两人在阿伽门农国王和其他评审员面前争得面红耳赤,几乎要动粗。这是忠诚与智慧、力量与计谋的冲突,看上去是否似曾相识呢?最终,大埃阿斯输了。“这个神话以奖励问题为中心,突出了胜利者和失败者之间的鸿沟。”伍德拉夫写道,“奖励是对贡献的认可,它体现了群体的价值观。今天的我们更看重什么?聪明还是勤奋?力量还是智慧?忠诚还是创新?”

在笔者看来,所有因素都同等重要。然而在现实中,银行家和基金经理夺走分红,大多数人成了大埃阿斯;我们努力做着领导安排的工作,忠于所在的团体,却总是得不到相应的奖励。眼看好处都给了那些价值观跟自己不一样的人,我们生气了,认为制度不公正。

实际上,奥德修斯的本领完全配得上这副珍贵的盔甲,他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让希腊士兵藏进一匹巨大木马的肚子里,一举攻破了固若金汤的特洛伊城。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充当裁判的阿伽门农国王很公正。阿伽门农没能在自己和部下之间打造相互尊重的基础,没有给大埃阿斯这样做出过独献的人足够荣誉,反而用专横的、有时甚至残暴的手段去维系自己的军队。结果,失意的大埃阿斯暴怒起来并丧失了理智,最后自刎而亡。

这个悲剧性的结局告诉我们,无论在会议室、国会议事厅还是家庭的厨房里,公正意味着“必须以能够维系团队完整的方式来化解冲突”,这恰恰是被当今的我们严重忽视的。伍德拉夫主张,国王和评审团武断而不讲策略的决定,打击的不仅是大埃阿斯的积极性,也伤害了整支军队的士气,让他们在作战时不再那么投入,使他们不再那么忠诚。

作者由此引申到今天的职场:“当‘大埃阿斯们’停下来或放慢速度时,重要的工作随之陷入停滞或瘫痪,尤其是当他们身为团队里的主要工作者。”

诚如本书所言,我们容易把知识与智慧看得太重,不自觉地排挤了其他优秀的品质。另外,当需要做出公正选择时,感情扮演的角色也很关键。之所以说阿伽门农的做法很不合适,原因就在于,他对大埃阿斯未能获得奖励而受到的羞辱考虑得很少或根本没有考虑。

伍德拉夫强调,领导在发放奖励时,一定要确保整个团队能够继续健康运作。“领导不要怕失去权威”,“领导也可以是优秀的追随者”,这些说法都给人以启迪,只是有些含糊了。其实,笔者最想看到的是,领导们和他们的属下重建更明确、更紧密的联系。

笔者也希望作者探讨一下“领导是天生的还是培养的”。如果是后者,就会自然引申出“应该怎样培养符合上述思想的领导”的议题。无论如何,伍德拉夫的著作,肯定会在当今社会上引起很多人共鸣,并且让政府和企业高层获得某些关于如何调整利益分配的启示。

无论在会议室、国会议事厅还是家庭的厨房里,公正意味着“必须以能够维系团队完整的方式来化解冲突”,这恰恰是被当今的我们严重忽视的。

社会精英与芸芸众生的收入差距越来越大,由此引发的动荡正以各种公开的形式表现出来,“占领华尔街”便是最突出的例子。在这样的情势下,保罗·伍德拉夫的新书《大埃阿斯的困境:公平、公正和奖励》面世了。通过对古老希腊神话的探究,作者论述了一个紧迫的问题:领导者怎样给表现突出的个人以奖励,同时又不伤害到更大的群体?

供职于得克萨斯州立大学哲学系的伍德拉夫,用希腊将领大埃阿斯和奥德修斯相争的故事,向我们展示了缺乏公平可能引起的危机。故事始于大英雄阿喀琉斯在特洛伊城下中箭身亡那一天,他的盔甲将被奖励给远征军里最有价值的将领,竞争就这样在两位候选人间展开了。

大埃阿斯是一位彪悍而忠诚的战士,打仗非常拼命,他相信自己的牺牲完全换得来阿喀琉斯的盔甲。奥德修斯则擅长创新,口才卓绝,爱耍计谋,他的价值是随着个人好恶而波动的;另一方面,他的确是个战略家,在思想上往往超越他人一步,因此也有获得盔甲的理由。

两人在阿伽门农国王和其他评审员面前争得面红耳赤,几乎要动粗。这是忠诚与智慧、力量与计谋的冲突,看上去是否似曾相识呢?最终,大埃阿斯输了。“这个神话以奖励问题为中心,突出了胜利者和失败者之间的鸿沟。”伍德拉夫写道,“奖励是对贡献的认可,它体现了群体的价值观。今天的我们更看重什么?聪明还是勤奋?力量还是智慧?忠诚还是创新?”

在笔者看来,所有因素都同等重要。然而在现实中,银行家和基金经理夺走分红,大多数人成了大埃阿斯;我们努力做着领导安排的工作,忠于所在的团体,却总是得不到相应的奖励。眼看好处都给了那些价值观跟自己不一样的人,我们生气了,认为制度不公正。

实际上,奥德修斯的本领完全配得上这副珍贵的盔甲,他很快就证明了自己的价值——让希腊士兵藏进一匹巨大木马的肚子里,一举攻破了固若金汤的特洛伊城。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充当裁判的阿伽门农国王很公正。阿伽门农没能在自己和部下之间打造相互尊重的基础,没有给大埃阿斯这样做出过独献的人足够荣誉,反而用专横的、有时甚至残暴的手段去维系自己的军队。结果,失意的大埃阿斯暴怒起来并丧失了理智,最后自刎而亡。

这个悲剧性的结局告诉我们,无论在会议室、国会议事厅还是家庭的厨房里,公正意味着“必须以能够维系团队完整的方式来化解冲突”,这恰恰是被当今的我们严重忽视的。伍德拉夫主张,国王和评审团武断而不讲策略的决定,打击的不仅是大埃阿斯的积极性,也伤害了整支军队的士气,让他们在作战时不再那么投入,使他们不再那么忠诚。

作者由此引申到今天的职场:“当‘大埃阿斯们’停下来或放慢速度时,重要的工作随之陷入停滞或瘫痪,尤其是当他们身为团队里的主要工作者。”

诚如本书所言,我们容易把知识与智慧看得太重,不自觉地排挤了其他优秀的品质。另外,当需要做出公正选择时,感情扮演的角色也很关键。之所以说阿伽门农的做法很不合适,原因就在于,他对大埃阿斯未能获得奖励而受到的羞辱考虑得很少或根本没有考虑。

伍德拉夫强调,领导在发放奖励时,一定要确保整个团队能够继续健康运作。“领导不要怕失去权威”,“领导也可以是优秀的追随者”,这些说法都给人以启迪,只是有些含糊了。其实,笔者最想看到的是,领导们和他们的属下重建更明确、更紧密的联系。

笔者也希望作者探讨一下“领导是天生的还是培养的”。如果是后者,就会自然引申出“应该怎样培养符合上述思想的领导”的议题。无论如何,伍德拉夫的著作,肯定会在当今社会上引起很多人共鸣,并且让政府和企业高层获得某些关于如何调整利益分配的启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