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当这首歌曲响起,可能全家老小的DNA都动了。

  9月2日,李健在视频号线上开唱,当场观看人次超4000万。第二天,刘德华在抖音直播开唱,不到5分钟便有超过5000万人涌入直播间,最终观看人次超过3.5亿。9月4日,另一位“天王”陈奕迅又在为歌迷们带来了《孤勇者》全球首唱SHOW。

  随着线上演唱会的频繁出圈,观看数据也动辄以千万甚至亿万计量,有关演唱会的问题也逐渐从“你有多久没看过线下演唱会”变为了“下一次线上演唱会多久举办”。

  今年4月开始,各类“出圈”的线上演唱会便未曾“消停”过,视频号与抖音动作频频。

  先说说视频号,自从推出线上演唱会模式以后,视频号便尝到过不少“甜头”,2022年更是步履不停。

  早在去年12月,视频号便举办过西城男孩的线万。今年,视频号相继举办了崔健、罗大佑、李健的线上演唱会,观看人次均超4000万。

  凭借给TME Live的线上演唱会导流,视频号也收获大量流量,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周杰伦“魔天伦”“地表最强”的两场演唱会重映。据相关统计,不仅每场演唱会观看人数都超2000万,总观看量近1亿次,更有近百个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5月27日晚,罗大佑首场视频号线上演唱会和孙燕姿抖音线上唱聊会同时上演,数据显示,与罗大佑的千万级数据相比,孙燕姿在抖音平台吸引了2.4亿人次观看。

  抖音和视频号的统计口径有所不同,据红星新闻资本局,视频号统计的是用户访问量,而抖音统计的是页面访问量。

  稍作回看,从被称作“线年开始,抖音此前线上演唱会的“阵仗”并没有这么大,至少仅从数据来看,抖音今年在线上演唱会上可谓突飞猛进。

  据抖音在今年6月发布的2021年短视频音乐大数据报告,2020年抖音平台共举办124场官方线场夏日歌会较为有影响力。据其他媒体统计,7场歌会的累计观看人次达到4000万,其中,孙燕姿、欧阳娜娜的场次观看人数突破千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孙燕姿的线年以来第一场隆重推出的“线月之后,不包括孙燕姿的线上畅聊会,抖音平台上已经有5场观看人次破亿的线上演唱会,分别为周深、汪苏泷、陈奕迅、梁静茹、刘德华。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抖音上一系列明星的开场并不会冠以“线上演唱会”的抬头,而多以歌友会、唱聊会、歌会等名称,从现场来看,举办的场所一般也以小型的室内演出场地为主。

  反观腾讯音乐,其旗下的TME Live一度在今年第二季度引领线上演唱会,目前却颇有些“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意思。

  TME Live曾是线上演唱会的先行者。首先看TME Live的诞生背景:在疫情导致的线下演出大规模取消的情况下,TME Live于2020年3月加速推出。

  据“腾讯音乐”微博,原本TME live 品牌计划于2020年下半年推出,但因为疫情期间线下演唱会停摆,于是才决定先以Beta版的形式推出上线。

  在TME Live举办过的历次线上演唱会中,的“突然好想见到你”线上演唱会更是成为现象级事件,但彼时其商业化模式并不明晰,例如,这场在大型体育馆内举办的演唱会,现场没有任何观众,从观看到刷礼物也是全部免费。

  在同处于腾讯生态视频号的导流中,TME Live的线上演唱会在收获了大量流量的同时,发现了商机。在第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音乐CEO梁柱介绍,公司已经和微信开展包括音乐内容分享和视频号等业务的合作,在疫情期间,、张国荣等演唱会直播证明了线上音乐场景新的商业模式可以产生招商收入。

  在第二季度财报上,这种思路得到了延续。据财新报道,为维持用户规模,腾讯音乐增进与腾讯生态的结合,例如在微信端同步的歌曲作为铃声,并与视频号合作直播演唱会。在财报电话会上,腾讯音乐首席战略官叶卓东介绍,公司和腾讯确实有越来越多的合作,“我们希望这种合作会继续下去。”

  在巨大的流量下,通过收取冠名费一度成为了线上演唱会的变现方式,TME Live也不例外。

  据《每日经济新闻》较早报道,崔健在视频号的线上演唱会冠名费用在千万级别。而具体到TME Live,以时间为顺序,百事可乐独家冠名了周杰伦的重映版线上演唱会,“张亚东和老友的歌”由TME Live携手京东推出,TME时光金曲大赏由北京现代“倾情呈现”,然而,这种冠名的方式却戛然而止,停留在了未能播出的刘德华重映版线上演唱会上,据海报显示,该场线上演唱会本来是由伊利金典牛奶独家冠名。

  毫无疑问,短视频平台正在成为当之无愧的“头号平台”之一,且地位愈发突出。

  8月31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5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其中,短视频在互联网应用中增长最为明显。据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6月,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达9.62亿,较2021年12月增长2805万,占网民整体的91.5%。

  具体到视频号与抖音,据QuestMobile《2022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大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视频号活跃用户规模达8.13亿,抖音则为6.8亿。

  此外,相较其他平台,网民在短视频平台上耗时也更久。据《报告》显示,从2021年6月到2022年6月,短视频用户总时长占比达近三成,从25.7%提升至28.0%,而即时通讯用户总时长反从22.9%下降至22.0%。据东北证券整理统计,2021年底,视频号人均使用时长35分钟。相较之下,抖音、快手的人均使用时长为102分钟和108分钟。

  虽然抖音、视频号在各自平台上搭建的生态有所不同,但在短视频迅猛发展的背景下,线上演唱会无疑成为了抖音、视频号争夺流量入口的一件工具。

  事实上,快手也在7月凭借周杰伦的新专辑直播吸引到大量关注度,直播间累计观看人数达1.1亿。此外,快手还宣布还将直播周杰伦演唱会“周杰伦线上‘哥’友会”,上线万,截至发稿前,预约人数已经超过1063万。

  虽然目前的线上演唱会在“To B”端找到了变现入口,但线上演唱会曾也在“To C”端展现过可观的“吸金能力”。

  以2019年举办的陈情令国风音乐演唱会为例,这场线上线下同时举办的演唱会仅是线上收入便达到上亿级别——即便直播中留给主演肖战和王一博只有三首歌的演出时间。这场至少需要交费30元(非VIP50元)才可以观看的线上直播结束时,直播间总人数已达到326.7万人。不过,随着监管措施的加强,以“粉丝经济”为卖点的线年下半年逐渐销声匿迹。

  在这之后,出圈的线上演唱会歌手基本都为“情怀类”,他们出道较早,路人缘也较好,有代表作品。这也意味着,这类歌手存量有限。

  例如,孙燕姿在去年与今年都在抖音上举办过线上演唱会;周杰伦更是被视频号、腾讯音乐、快手等轮番用来刷屏;而如果没有延期,刘德华本应也该在视频号与抖音上均有露面。

  “不是音乐演出带来的,而是艺人IP带来的。引发情怀的可以是罗大佑、崔健、周杰伦,也可以是韩寒、郭德纲,”资深音乐行业从业者、就匠音乐创始人张昭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这类艺人数量有限,能引发情怀的次数也有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